倪三娘正在复健

……我觉得我拆逆没救了你们忘羡取关我吧。

【魔道祖师】澄情表5

人物秀秀的,ooc我的。
又特么被人催了。
@云梦吉祥物的阿姐 ,我更了,你开车,我截图为证。

江澄对着她伸出一只手,微微皱眉:“你先下来,这是大事,回房说。”

温情看着他伸过来的一只手,犹豫了一下,还是握住借了一把力从墙头跳了下来。谁料到黑灯瞎火月黑风高夜没看清脚下有一颗石子,脚崴了一下,直直往江澄怀里扑。

砰。

这是温情鼻子撞到江澄胸上的声音。

温情:?!

江澄:!?

砰。

这是一个巡逻门生的灯笼掉到地上的声音。“不不不我什么都没看到!”他条件反射拿袖子遮了眉眼,连地上的灯笼都没敢留下捡,匆匆从小道跑走了。

温情看了看自己的凌乱衣衫。

好嘛这回真说不清了。

江澄:……

江澄捂了捂额头,把外衫披到了她的身上,往前走了几步捡起了门生掉落在地上的灯笼,道:“走吧。”

温情低眉拢了拢外衫。

对啊,这会儿天凉了。

兰陵那儿,应该更冷吧。

……不对,阿宁早就死过一次了,又怎么可能感到冷呢?

无痛无寒,不生不灭,这样也好。

“你说,”江澄听完,坐在桌子另一端皱着眉,一只手无意识敲打着桌面,“你在……被挫骨扬灰之前,看到他们把鬼将军控制住关进了金家的暗室?”

“不是鬼将军。”温情僵着脸硬邦邦地说。

“他早就该成鬼的。”江澄的声音没带什么起伏,可温情就是隐隐意识到,他生气了。她张了张嘴,还是没有说什么。

没有人知道当初阿宁恢复意识的时候她高兴成什么样,甚至有好几天都兴奋得睡不着……也再没有人知道,当初听闻阿宁真的在狂乱之下错杀金子轩的时候她痛心成什么样,在魏无羡身边呆的每一刻都是煎熬。

所以她领着弟弟去金鳞台领罪了。

她为医者,救得了天下人,这回拿所有的阴德换来自己与阿宁的半年安稳与乱葬岗温家老弱妇孺的余生,也算是赚了。

虽然老天没长眼。没染血腥的,陷入地狱不入轮回,暗里肮脏的,飞黄腾达高贵无匹。

呵。她闭了闭眼。

“……有没有人,能为你的说法作证?”江澄别开脸,把视线转移到跳跃的红烛上。

哦,差点忘了,今晚是新婚。

“没有。”温情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觉得浑身的筋骨都随着这两个字散了。对啊,五年过去了。阿宁或许不会再死一次,但是他还在不在那个暗室,这还两说。

江澄皱了皱眉。

温情沉默不语。

“……罢了。”江澄叹了口气,“五年的变数太多,你先在莲花坞呆着,下次若能有时机,带你去一次金鳞台,我去问问。”

温情睁大眼,难以置信:“你信我?”

“不是信你,”江澄顿了一顿,似是想起了什么,声音低沉了些许,“只是设身处地,若是阿姐,这样刻骨铭心的东西怕是永远不会记错。”

温情:“……抱歉。”

抱歉。

我知道我不论说多少次对不起抱歉我们不是故意的,你都不会接受,过去的一切都不会因为几句苍白的言语而改变,甚至我的歉疚也不会因此减轻半分……

“你不用说道歉。”江澄面无表情地说,“毕竟那么多年都这样过下来了。”

温情手指微微蜷曲,另一只手则举起茶壶给自己倒茶。

“但……有一件事要说清楚。”

“哦?”温情漫不经心随意应了一句,继续倒茶。

“乱葬岗那儿当年是不是,有一个小子你们叫他‘阿苑‘的,当年乱葬岗围剿,他应该没有死。”

砰。

这回是茶壶摔落的声音。

“你说什么?!”

…………………………………………………………………………
在《出来混》那篇里的设定,思追当年是被江澄塞进树洞的。江澄是知道那个时候思追是没事的。
摊手。
私设大如山。

评论(2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