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三娘正在复健

……我觉得我拆逆没救了你们忘羡取关我吧。

【楚留香手游】我在等他/她回来·那些你不知道的事


岁月其实不算冗长,不过是,没有你之后每日每夜都是煎熬。

【第一折】暗云

暗香和云梦的院子里,有一棵樱花树,被云梦种在喜阴的草药旁连着药草一起照料,竟然也能每年开春开出层层叠叠的花。暗香不知道云梦怎么把落下来的樱花瓣料理成花饼馅的,一口咬下去满齿留香,甜而不腻,配着她的药茶,二人躺在庭院里的榻上晒着同样慵懒的春日阳光,那滋味真是极好的。
后来云梦不回来了。
暗香去她走过的所有地方找她,尝过市面上所有能买到的樱花饼。
有些差相径庭,有些似曾相识,但是再也不会有种樱花饼,里面会专门为了他加上调养他旧疾的草药了。
三年又三年。
暗香都快忘了,当年的樱花饼是什么味道了,云梦的容颜在他脑海里也日益淡去。
偶尔在街上看到她的同门们,他依旧会问一句她回来了吗。
有时候,记忆里云梦的笑靥会突然与陌路人重合,他已经习惯了在似曾相识之人的身后神隐跟随,看一眼她们过得如何,而后再轻功飞远。

【第二折】少沧

“请问……慎思师叔祖,住这吗?”一个小和尚双手合十对蹦着跳着在院子农田里撒种的沧海询问。
沧海头也不回,依旧清脆的声音音调微微上扬:“你找他干嘛?他前些年已经圆寂了。”
“小僧……来把师叔祖的舍利带回少林寺。”小和尚不敢多看沧海,低头瞅自己的脚尖瞅得十分专心。听说当年,师叔祖自愿出寺还俗,就是因为这个妖女。他离去的时候,牵着毛驴,毛驴上这个女孩双脚晃悠着与师叔祖谈笑,他从始至终没有回头看一眼修行二十年的寺庙。现如今师叔祖圆寂了,可她还和当年一样,尽管一直听说沧海一门驻颜有术,但数十年如一,也太不可思议了些许。
沧海的身影一顿,转回了头,打量着小和尚,嘴角仍然挂着笑,顾左右而言他:“小和尚要不要坐下来喝杯茶?”
小和尚把头摇成拨浪鼓:“小僧此行只为取回慎思师叔祖的舍利,不应久呆。”
沧海脸上的笑收了回去,轻声说:“取回?

——他人都是我的,我在这儿,他就必须在这儿陪着我。我还活着,他回少林寺,是什么道理?
小和尚请回吧。
回去告诉你师父,除非我死,要不然他必须留下还债。”
“师叔祖的舍利,带回去后可受万人敬仰……”
“他要真要那鬼东西,当初为何要和我走,你们心里没点逼数吗?”

【第三折】华武

你喜欢的酒我又带来了,省着点喝。
要钱是不可能的,你之前欠我的钱都没还清过,昨天收拾东西,又找到了你的一份私房钱,已经抵债了。
刚刚你的师妹过来看你了,没想到华山还有人记得你。
过些日子当年你我种下的白梅又要开了,想来华山又是一场漫天大雪,大概和我当年上山向你们要债的时候一样大吧。等白梅开第一朵的时候,我就带你(的剑)回华山看看。
没有你我挺好的。
我会煮胡辣汤了,一点也没煮糊,比你烧的好喝。
也就我能喝得了你的汤。
昨晚睡得很好。
什么眼袋,你这人会不会说话,我只不过是修行太过入神。

喂。
听我说。
我想你了。
你应我一下。
……你应我一下。

忘川黄泉雾蒙蒙,怎做相知相伴人。

【楚留香手游】我在等他/她回来

我路过江湖的各处角落,看到过很多别致的风景,也在很多宅邸里歇过脚,喝过天南地北的茶,听过八方四海的谈闻。

【第一折】

“你先坐下来歇歇脚。”暗香给我倒了一杯茶,袅袅水烟中是一股遮盖不住的苦味。他挠了挠鼻子,似乎有点尴尬:“抱歉,拿错茶了。有时候接的任务昼夜不分,我需要泡苦茶提神,味道越浓越好,你可能喝不惯。”
我摇摇头,拿起茶杯吹了吹茶汤上的水汽,抿了口:“大冷天里能得个地方歇歇脚,喝碗热汤已经是幸,而且阁下这茶提神醒脑,也别有一番风趣。”
“你这宅邸,只有你一人?”
“本来还有一人。”暗香望了望窗外只剩下枯枝,等待着春天的那棵樱花树,声音一直很平静,“拙荆三年前,跟随师门去平瘟疫,之后没回来。”
我端着茶托的手顿了顿。
“她走的时候是春天,院子里的樱花刚刚落下,收拾药箱的时候还记得回头叮嘱我好好打工赚钱,别总是去揭红榜,万一家里留的伤药治不了,让我就等死吧,看除了她还有谁肯救我。她说她最晚秋天回来,还能和我数枫叶。
她的师父,师叔,师姐,师妹们都回来了。第一个秋天,她没回来。
第二个秋天,她也没有回来。
第三个秋天,她还是没有回来。
她是个路痴,有时候脑子糊涂记不清了,连家怎么走都会忘。我去她的师门那儿留了家的地址,问了她们当时走过的地方,一个个找。
我杀人如麻,死后肯定是被鬼差押进十八层地域,她救人无数,要是死了,一定是被恭恭敬敬接到天上去,我们的相遇只有这么一个人世。她要是还在一定会回来的。
所以我在等她回来。
有时候我真的想把她的师门都杀了,这样她肯定会出现吧……”

【第二折】

“道侣?”
武当的眸子很冷,看起来脾气不太好。他眼神一个上挑,神色淡漠,“你说那个华山?”
“是啊,那是我的一个师兄,很早之前就下山了,之后再也没有他的消息。我听人说你们是道侣,想着阁下一定知道他去……”
“死了。”
“怎么会,他的武功……”
“是啊,他最爱管闲事,可能是惹上了什么不能动的人,在街上走着走着,就死了。”
“……”
“我去晚了,看在多年的情分上,给他收了尸。”
“……不管旧事如何,多谢你。”
“他的坟头就在后山,旁边有一棵白梅树,好找,我不去了,你自便。”
我去拜祭了师兄。师兄的坟头确实好找,我从墓碑的角度微微往下一望,就能看到正对着的那个武当宅子的书房的窗。坟很干净,没有什么想象中的坟头草三丈高,三炷香刚刚焚尽,墓碑旁放的酒是师兄当年最爱的烈酒,还有半坛。
有花有酒,除了没给地下的师兄一点零花钱,一切都好。
就是这么望下去,武当的宅子果真和传言说的一样很大,衬着坐在书案那儿的他更加孤寂。

【第三折】

“小妹妹,不用拿茶了,喝杯热水暖暖身子就够。”我几乎是吊着一颗心看着身高不足一米五的小萝莉在一堆杂物里跳上跳下拿茶具和茶叶,然后给我把一杯热腾腾的花茶托上桌案。
“我喜欢花茶,想着姐姐也是喜欢的。”她坐在对面的蒲团上,托着茶托,狠狠吸了一口空中散出的花香,一脸满足。
“这么大的宅子,小妹妹你一人住?”我环顾了一下房内的布置,有些东西对她而言,放的太高了些。
沧海托着下巴,歪歪头,回答:“几个月前还不是。”
“嗯?”
“几个月前,那个傻和尚圆寂了。”
“……”
“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才刚刚下山,就这么高,”她比划了一下,似乎在回想,把与额头处齐平的手掌又放低了一点,“都没我高。不过沧海门派一直驻颜有术,我也知道我差不多也就那么高,再也不会长了,而他则会一直拔高,可能没几年,就可以把我架在他的肩膀上四处转悠。他可能是第一次见到沧海,看傻了眼,傻愣愣站在原地呆了好久。我逗他,你看什么看这么认真?
他说看你。
我说你总盯着一个女孩子看,佛祖不会怪你破戒吗?
他说不怕,佛祖要是见到你,他也会看呆的。”
沧海嘴角一直带着笑。
“后来等到他可以把我架在脖子上的时候,他说,阿海我们买个宅子吧,我想一睁眼就看见你。我说,我只能长这么大,以后你白发苍苍,我依旧是二八年华,我们永远不可能白头偕老,这么一说你还愿意吗?他说本来他就是个和尚,没头发,哪里来的白发苍苍。”
我噗嗤一声笑了。
“然后五十年过去了。他身影佝偻,皱纹满布,有一天我醒的时候,没听到他的木鱼声。我就想,总算可以把双人家具换成单人的了。
于是我把他葬了,他的东西也收了。
可是我后来一看,这个宅子怎么那么大啊。
大到不放满东西我的心都不踏实。
大到没人陪我我竟然觉得孤单。
以前听我师父说,有些东西失去了你才知道它的重要,但是它破了就是破了,你怎么想它都不会回来。
华山小姐姐,你说这和尚怎么就那么狠心。让我习惯他,然后他再离开我。我都没听到他说对不起。我也没听到他说一句后会有期。”

——————————————
这里荒芜寸草不生,
后来你来这走了一遭,
奇迹般万物生长,
这里是我的心。
——周将《沙漠》
然后你走了,
这里瞬间万物凋零。

【楚留香手游】恕在下直言,你们的手游是不完善的!

诈尸。
良心发现?
不,我没有良心。
啊,就是很早以前的穿越到楚留香手游的那个梗,中途本来打算这个感情线坑掉的,如果写不好的话,现在好了,有素材了,就回来不定期掉落更新。

【不知道是第几算了从1算起吧】

乔无求第一次遇见秦无绝的时候他还没有个人样,也不是华山弟子。那是他在雁来客栈那儿求事儿做的第一天,紧绷的俊秀小脸蛋儿一本正经问她你要接什么事儿干。
——这不是个人。
——这tm是个瑰宝。
——这是个颜值暴击!!!
哎呦还那么听话懂事儿!!!
乔无求和颜悦色伸出自己的罪恶之爪摸上了他的头,对他后面的掌柜说:"我见此子骨骼清奇,是把打算盘的好手,我带回华山了。"
在掌柜摸着胡须不语的下一秒就很有眼力见的把自己的师弟留在那儿卖苦力了三个月。
掏钱?不可能的。

乔无求:哎你可记着,我以后就是你的师父了。华山若以后,处于多事之秋,而你找不到师父我了,记得天无绝人之路。
秦无绝:好。
乔无求:就喜欢和聪明人说话。
秦无绝:师父,别摸我的头了。
乔无求:不行。
秦无绝:之前客栈的掌柜的曾经教过我忌讳,男子的头,女子的腰,轻易不能摸的。
乔无求抬头抹了一把泪,转身就是一个嘤嘤嘤,去找枯梅的肩膀靠,泣不成声的说:"大师姐,我徒弟被掌柜的教坏了,他之前过的都是什么日子,都是没有妹子的腰摸的日子啊!"

秦无绝:……
枯梅:……
华山各位师弟师妹:……听起来确实有点惨哦。

【那么就是2了】

乔无求后来去接红榜白榜的时候总是能偶遇那个,她第一天来到大宋就路遇的曾经和一个云梦小姐姐调戏大和尚的暗香美人儿。
终于有一天,她们对视了半分钟后。
乔无求掏出了藏在背后的麻袋和安神香。
暗香美人儿掏出了藏在背后的自带冷芒的双刀。
五五?
二八。
三七,交个朋友。
互相点了点头。

半天后二人醉倒在了深夜酒馆,曲美人被自家师弟抱走,乔无求则被刚刚捡回来没几天的徒弟拖走。
师弟和秦无绝:
确认过眼神,
大家都是(被师姐/师父奴役的)同道中人。

【对这就是3】

乔无求一个锅铲砸到了抱着一大堆外衣怂怂地求她来补衣服的华山师弟的头上,怒吼:"大家都是出来混的!你看看暗香的男同志!你们再低头瞅瞅你们自己!门派里都是有男有女!怎么别人就比你们优秀呢!又会扫地又会女红还会带孩子!你们呢!啊?!"

华山师弟们即使从小在龙潭里洗澡练出了一身体魄,也在堂外的终年寒风里抖成了残影马赛克。

据说第二天,就有一些男弟子哭着喊着求枯梅跪苏饮雨让黄金剑乔师姐在每个月的某些天呆在屋内研究美食和账本,别出来有事没事吹冷风,这伤身体。

苏饮雨:弟子们终于懂无求的苦心了,聊表欣慰。
枯梅:……

华无痴和黄乐。
这对真好吃。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好好好我转。转!

贫道法号等离子:

求转 跪求
说不定就火了呢
事情的
时间:2018年5月9日晚
地点:楚留香手游如梦令冰肌玉骨
人物:胭脂泪几时垂,一个华山开红大佬,性别男
以及各位通过加戏才能火的小伙伴们
事情的起因:这很复杂,就目前来说,是因为我连续被开红杀掉,决定睡服他
经过:睡服
结果:连续剧中,敬请期待
最后,如梦令冰肌玉骨最大同性交友帮傲世皇城欢迎你们加入!

……啊这个坑啊……

那个…
我突然想起来我貌似有一篇穿越到楚留香的没更?

请问你们想念的是那个狗比不靠谱只会压榨华山弟子劳动力的乔无求吗?

乔无求:亲爱的们,听说过海草舞吗?
乔无求:没听过啊,没事,我自创的,保证天底下头一份,那可是能够碾压武当的武(舞)艺呢!
乔无求:对了,你们记得施展此项绝学的时候,在面前放一个碗。
乔无求:别着急啊,这种武(舞)艺我这儿还有,扇子舞听过没?
乔无求:少年我观你骨骼清奇,需不需要传授你闯荡江湖不二绝学呢?

华山少年们眨眨眼,觉得还行。

——累吗?要不咱们休息一会儿吧?
——我不。

——你拥抱不到的。还要去吗?
——我要去。

——你们不可能的。
——我不相信。

——总有一天?
——总有一天。

——这很难。
——我等不起了。

——累吗?要不咱们休息一会儿吧?
——我不。

——你拥抱不到的。还要去吗?
——我要去。

——你们不可能的。
——我不相信。

——总有一天?
——总有一天。

——这很难。
——我等不起了。

华山小姐姐为什么单身,不可能这样啊!

我们华山小姐姐,出了名的持家。

白羽温柔,会做饭。
谷潇潇脾气好,会做饭,会女工,会砍价,会理财。
高亚男帅气,会打架。
华真真会管理。

【doge脸】
综上所述,像我这类的华山师妹,也是能打架,能缝衣服,会炒扔了枸杞的蛋炒饭,平常乐趣是跑百万和教别人跑百万和敛财,打论剑嘤嘤嘤一句之后一阵嗖嗖嗖往别人身上捶。

所以我们华山单身比例不可能那么高的啊!
我们不可能比他们修道和修佛的都狗子啊!
我们修剑,修的自在!
又是浩然正气又是自在逍遥。
怎么可能那么单身的吗!

没道理啊!
真的!

【楚留香手游】我们华山15

【83】
古董吗。
还可以改留言。
你预见到了江湖未来的腥风血雨 ,正好这几天跑商图纸连70级都压到了50%,你活不下去了,去换了影。
埋马。
你想了想,留言了一句:写小黄文让你火。
没过几分钟,正想着这样总不会被挖了吧打着万里的你,就看到了古董被挖的消息。
没匿名。
华山。
留言简单干脆。
嗯。
你:……

【84】
当天就看到了那个华山皮断腿的求救,你思考了一下,觉得这事儿不用犹豫,点了前往救助。
到了点儿和旁边的南无生认识了认识。
笑着开了红名。
笑着两下平A。
叫你挖马。
呵呵呵呵呵呵。
你怕是不晓得我是从接骨医馆出来的,最熟练就是速救。

【85】
听说不归谷也能埋宝,你兴致冲冲去试着埋了一个马。
留什么言呢?
算了,还是那句写小黄文让你火。
你还在不归谷和大佬逼逼,就看到古董消息。
你:????不归谷的马都有人挖?!
然后你看到了那个狗比华山的留言。
神秘郎君:看来是非常之物,等宝物出世,记得感谢我。
你:……
其实吧,这真的只是马。

【86】
一个要脸的华山。
和一个不要脸的华山。
他们差距在哪儿。
差距在小黄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