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三娘正在复健

……我觉得我拆逆没救了你们忘羡取关我吧。

这个学期,我想远离铅笔,可,结果就是,当我兴之所至想涂鸦的时候,我,再也不能打草稿了……
不会画脸,所以我就不敢接着画下去了。
致敬我们越洗越黑的黑莲花谢怜太子殿下。
没错这就是我的草稿本也是我的笔记本也是我的涂鸦本!你们没看错!就是这么委屈!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