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三娘正在复健

……我觉得我拆逆没救了你们忘羡取关我吧。

【天官背景的魔道】八幺八那个把我拉入尘世的草天日地薛成美

人物秀秀的,ooc我的。
其实这应该是第一篇树洞,可惜被我写成了欢脱八幺八。
原著薛洋一生总概,没什么好看的看点,客官随意。以及,唯一算得上情感描写的只能算是薛洋单箭头晓星尘。别和我提双道,他们明明是日常。

【1】
我在路上遇到了很多鬼,挺新鲜的,毕竟我也是第一次死。他们说铜炉山是个好地方,劝我去试试。听起来不错。我顺着他们的路线踏上了旅程。

就是在那条路上,我遇到了一个让我险些认成人的黑衣服鬼魂。鬼魂的形态越具体,他的执念就越深。要不是我及时发现他没有影子,我还真以为这是个活人呢。

这鬼好生厉害啊。我想。

他似乎看到了窝在鬼群里的我,对着我招了招手:“你这小鬼挺有意思的,过来让大爷我瞧瞧!”
我附近的鬼打量了一下我,默默退远,给我留了个空旷的舞台。

他笑出了小虎牙:“来来来说出你的故事!”

我:……

我看到过有鬼因为生前受到的刺激太大而失心疯的,我觉得他就是这样。

【2】

“哟,你说你啥记忆都没留下甚至连情绪都没有啊?!”那个鬼摸了摸下巴,挺高兴的样子,“这你可问对人,哦不对,问对鬼了,大爷也正巧看你和眼缘,送你些东西,也好让你这个小鬼头进去铜炉山能折腾久一些,如何?”

我看了看他右手的手套,有些迷惑不解。他不是左撇子,为什么一定用左手,而且右手还要带手套?都是个鬼了还要在乎这些的吗?

他的表情瞬间阴了下来,不过马上又回复了之前甜腻腻的笑。我觉得我大概是看错了。

“大爷我今天心情好和你说这些,也是心情好送你些礼物,识相的就收下,以后也别想着还人情,我可不差你那些破玩意儿!啊?”他掐了一把我的脸,表情略微恶狠狠。大概是用了力的,可惜我已经死了,一点都不痛。

很久之后我才知道这是共情。本来鬼魂之间不会有这种那么深的共鸣,甚至连共情都不会存在,但当时,他趁我不注意,把他除了情爱的七情六欲,都转赠给了我。

他不要这些了,外带那些鸡零狗碎的记忆。真真舍弃的彻底。

【3】

很多东西都是那么模糊。童年的寒风凌冽,偶尔讨到的残羹剩饭,最清晰的是一盘离他几步远的点心碟子,还有让他感受到十指连心痛楚的马车。

我看不清那朵开在衣服上的金星雪浪,但那个,把他绑回金鳞台的白衣道长,那双眸子里的万千星光真的很漂亮啊。

他不喜欢太过于完美的东西,有一朵盆景里的君子兰开的正好,客人随口夸了一句,他笑着说是吗,把它掐了下来,揉碎了。

客人叹了口气,问了一句为何,他满不在乎地回答没什么,就是想起了一个两个爱管闲事的。客人扶住了额,对他毫无办法。

他复了仇。

蹲在满是血污的白雪观的校场中央,他盯着恼恨地看着他的黑衣道长,想到了那双似乎含着星辰大海的眸子,突然觉得有些烦闷。这双眸子深似寒潭,出尘得如同那位多管闲事的晓星尘的那双眸子一样,像是从来没见识过人间困苦,凭什么啊。

那就别要了,反正本来也看不清什么东西。

后来的打打杀杀,也受了不少伤,但大概是薛洋本身就没放在心上,而这伤没伤在我这儿,我也没感到什么疼,大不了一死,反正谁没死过呢。我点点头,觉得自己的领悟甚是高端大气上档次。

义城是个小地方,他呆了很久。这段记忆细致到,连我这个外来者,都能够数清楚街边一棵草有几片叶子。

他跟在那个用白绫蒙住了双眼的道长后面,叼着根狗尾巴草,吊儿郎当的模样和一般少年没什么不同。他换了一种声线在道长身边插科打诨,用路边听来的笑话逗他开心,在看到道长勾起的嘴角的时候忍笑忍到马尾辫都在摇。

似乎是听到了什么风言风语,他咧开嘴笑了开来,露出了小虎牙,对道长欢快地提了一句,看见他点头之后便转身向一个小巷处走去。

“你刚说谁瞎?”他掏出了那把降灾,用轻轻的甜腻腻的声音对着刚刚被他一个过肩摔摔到地面的男子说,像是在聊家常。

“是割舌头好呢,还是把你的眼睛给道长?”他思索了一下,皱了皱眉,“你的眼睛挺难看的,还是算了吧。”

没过多久他便从巷子里出来了,依旧是那么轻松愉快的样子回到了道长身边。“刚刚去哪儿了,受伤了?怎么身上还带着血腥味?”道长侧头问,很是关心。他歪歪头,刚想说没事,话却在舌尖绕了绕换了一句,嬉皮笑脸说:“对啊,阿洋刚刚回来撞到摊子了可疼,道长给揉揉?”

因为不放心道长刚刚才偷偷赶过来的阿箐:……

【4】

他知道晓星尘这双眼睛给了谁,可他不知道宋岚能够为了晓星尘找来这个小地方。

好啊,只要赶在道长之前解决他,眼睛有了,后患也没了,挺好的。

道长一剑穿心的时候,还问他在不在,可还安好。

你看啊宋岚,你错过的,大不了我抢过来就是了。

【5】

道长死了,连魂魄都被他折腾散了。

世界那么大,却再也没有这个他千方百计私心留下的白衣道长了。即使那个时候,他已经习惯了道长出现在自己面前,习惯了自己为了他扮演成不属于自己的样子,习惯了那些以前说起来都嗤之以鼻的平淡日子。

然后全都没了。

好疼啊。

比当年断指还疼,比刚刚他刺过来的那一剑还疼。

薛洋以为那一刻是他此生最痛苦的时候,后来才发现他太年轻。

最痛的时候,明明是连最后一颗糖和温养着道长魂魄的锁灵囊都没保住的时候。

【6】

道长,你看我一眼。

我不砸摊子了。我不杀人了,也再也不剜人眼睛割人舌头撒人尸毒粉了。我也不吃糖了,给你和小瞎子省点钱买点肉。你看我一眼……

……我忘了,你为什么没眼睛,还是因为我来着呢。当初我其实真的只是一时兴起,我没想过会这样,或者说,我没想过……

后来的你,对我而言是那么重要。

他跪在那儿自言自语。

这些话是那么卑微,一点也没有他生前一言不合踹摊子的草天日地,一点也不薛洋,反而更像是那个愿意陪着一个穷道长窝在什么都没有的义城里的,乖巧懂事的,总是讲笑话逗道长开心的,有时道长回来晚了还会不耐烦应付那个小乞丐的,叫阿洋的少年。

【7】

我愣愣地握了握心窝处的衣襟,不知道为什么有点酸涩。

这些是什么?

那么浓重的悲哀,那么浓重的不甘,这些喜怒哀乐……明明不是我的。

这记忆也不是我的……

【8】

薛洋,你后悔吗?

我有什么可后悔的,你薛爷爷天不怕地不怕……

那双眼睛。你没有说出来过,你在义城道长还在的时候还背着他物色过眼睛。

后来我想了想,若是道长能看见了,他眼睛里再也不会有我了,怕是一遇上我就想一剑捅死我,那还不如让他继续这么活下去,反正有我在他也不会有什么意外。

那你……爱他吗?

……

没有人教过我什么是爱,也没有人爱过我——我为什么要爱别人,你这鬼好奇怪,就喜欢讨论亏本买卖。

【9】

那个道长,清越良善到,像是一眼就能看到潭底的湖泊。

所以他明明,是那么谨小慎微,狠毒到愿意负了天下人也不愿别人欠他一丝一毫,对着别人的每一言一行都是试探,却愿意在他面前放弃所有试探的机巧。

哪怕是假的呢,就为了一句阿洋,就为了几颗糖。

【10】

“七情六欲,我都给你,但是你把舍不得给我留下。”他笑着说,“即使我死了,我什么都忘了,我也不会把道长留给你。”

那个叫薛洋的鬼走了,我后来进了铜炉山翻了很多地方都没有找到他。我总觉得他给我的东西实在是太贵重了,我受不起。

直到后来有一天我和魏前辈聊天,聊到那个放弃了所有情感却只留下了情爱的鬼,魏不要脸听到我的描述的时候脸僵了一僵。

我这才想起来,为什么我总觉得魏不要脸和蓝忘机那么熟悉。

薛洋必须死。这句话,我在共情里听到的,还是魏无羡说的。

魏无羡叹了一口气,弹了我脑门一下:“你这什么古怪的表情,他死都死了,我难道还要上天入地去找他的骨灰吗?而且连你也说了,他除了晓星尘,什么都忘了。”

“话说,学长啊,善恶之分真的那么重要吗?”

“貌似在人间是很重要的。”

“可我分不清啊。”

“巧了,我也分不清。”魏无羡一拍大腿给我又倒了一杯酒,我刚刚要反驳你和蓝记仇那么多年的夜猎难道还分不清什么善恶吗,结果就被魏无羡一杯烈酒灌了进来,只能迎风流泪。

得了吧你就是不想和我讲。

“以前年轻的时候吧,总觉得能靠一把剑惩恶扬善行侠仗义走遍天下斩尽邪祟,可是后来走的路越多就越糊涂,世上本就没什么好人坏人,善鬼恶鬼,只有做了坏事的,和干了善事的。干了善事的不一定是善,行了恶事的也不一定非是恶。”魏无羡一手抵在石桌上,笑着晃着那坛子酒,“明白了吗?”

我表示道理我都懂,但是我不明白。

魏无羡:……

【11】

后来我偷偷摸摸去见过那劳什子明月清风傲雪凌霜。

那一天人间正逢初雪。晓星尘立在街头伸出手,像是要接住一片雪花,双眼那儿仍然是一条白绫,我怕是再也没缘分见到那在薛洋记忆里的灿如星辰的眸子了。他空茫茫望着阴沉沉的天,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喃喃了一句。

我离得远了,什么也没有听到。

可是跟在他身后的那个鬼,一定是听到了。可是他大概再也不会记起自己为什么总念念不忘这位道长,再也不会记起,那个自己曾经用过的化名了。

不远处一个身着黑色道袍的凶尸走了过来,除了动作还有些僵硬,远远望去已经和人没什么不同。他把一把伞撑到白衣道长的头上,另一只手递给他一件外衫。

晓星尘侧头微笑:“子琛?我身子骨可还没有那么弱呢。”

黑衣道长摇摇头,又想到他现在看不见,就晃了晃他的袖子。

“好,知道了,依你。”晓星尘笑了,仰头望着天,“其实我也没见过几场雪,记忆里第一次下雪的时候我和师父也是站在街头,那一天我们听到了师姐和师姐夫在夜猎里陨落的消息,不是什么好兆头,所以我们回去之后,师父就在山头布下结界,山顶从此温暖如春。后来几场……”说到这儿他突然卡住了,转移了话题:“子琛会不会嫌我烦了?”

宋岚又晃了晃晓星尘的袖子。

“噗……”晓星尘突然笑了出来,“哈哈哈我当初在山上带师弟他们小的时候也是这么拉我袖子的哈哈哈……”

宋岚……沉默了一会儿,举起一只手捂住了脸。

他们真好啊……

明亮到即使我是个鬼我也想和他们一起过活。

成了鬼之后他们一定能说话能看见了吧……

不对哦他们阴德都可以兑换成飞升了吧他们貌似可以飞升耶……

没有薛洋的他们真好。

你别和我提后面那个傻乎乎的鬼,我拒绝承认那是教我怎么做鬼的那个草天日地薛日天。

【12】

后来无心找到我了。我觉得是时候去还一些东西。

反正他当年也没给我心,只是教会了我什么是七情六欲爱憎苦厄,我只需要还些零散的记忆便是。

至于物归原主之后会发生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如果运气一个不好,摊上了旧日的熟人,挨一顿两顿混合双打,虽然想象一下是挺惨烈的,但薛洋这货还挺皮糙肉厚,大概是不在乎这些的。

END.
﹉﹉﹉﹉﹉﹉﹉﹉﹉﹉﹉﹉﹉﹉﹉﹉﹉
世界上没有什么好人和坏人,只有做了坏事的人,和做了好事的人。
柴静《看见》
能坚持看到最后的你们一定都是真爱了,因为我写的一点也不好。
我这一篇,拖更半个月,我还以为,我不会写出来了。毕竟双道和薛晓薛是不能在tag里共存的,除非你像我一样吃的下宋晓薛【滑稽】,而我竟然打算挑战一篇文写这两对,我觉得我见不到我的夏磊大大了。
薛洋从我的角度理解他就是因为当年断指而心理扭曲的看不得也不相信完美的典型了心理学角度叫什么来着反正我忘了我不听我是财法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典型表现是慕残,行为体现在割舌头剜眼睛还有千刀万剐我一直在想咋就没有断指呢????
哎不乱逼逼了我去肝游戏各位再见。



评论(2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