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三娘正在复健

……我觉得我拆逆没救了你们忘羡取关我吧。

【魔道祖师】【澄情】澄情表3

人物秀秀的,ooc我的。
温情姐姐是个好姐姐,我很想有这么一个好姐姐。但是江澄……瑟瑟发抖,你们随意,我就抱走温情大佬就好了。
好久不更新系列。

温情是第一回进来莲花坞。

但她当年从魏无羡嘴里听过很多关于莲花坞的事情,现在,只不过,是把当年的想象与事实重叠罢了。比如,莲花坞的围墙不高,有时候他们双杰晚上玩闹回来晚了不想挨骂就会爬墙来解决问题,可是墙根那儿十有八九会站着一个虞夫人。比如,莲花坞有一棵几百年的老柳树,就种在岸边,他以前经常抽柳枝做小玩意儿给他的师弟们。

比如,这儿的湖塘里的莲花,是世上最美的。这儿的莲藕与莲子,是最清甜的。

江家的莲花坞,有个很温和的宗主,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虞夫人,一个世界上最好的师姐,一个总是很变扭的师妹(?有什么不太对?),一群打打闹闹的师弟们。过年的时候,厨娘会把大锅搬到校场上,一盘接一盘的热腾腾的云梦菜,能够把所有人的脸熏红。那个时候莲花坞是开放的,平民百姓也可以走进来和师门弟子们勾肩搭背推杯交盏把酒言欢。

可惜说了那么多,他只是长叹了一声,到最后还是没有回去看一眼。

温情有理由相信,若是魂魄期的记忆仍然存留,她作为鬼魂的时候一定是蜗居在当年她的药堂,而魏不要脸却一定定居在云梦莲花坞。

江澄把她带进了一间待客的大厅,遣退了其余人,开门见山说:“你就没什么想说的?”

温情以为,江澄此时的目光,应该是饱含着滔天恨意的,你看当年在金鳞台他虽没落井下石却也没为他们求情。可是他的目光,却是百感交集,甚至还带了点期待。

温情沉默了。她知道他想从她口中听到什么,可是很遗憾,她不知道故人在何方。

“江宗主,很抱歉,我也不知道魏无羡在哪里。”温情闭了闭眼。她现在甚至连自己弟弟被关在哪里都记不太清楚,身为鬼魂飘荡五载年华,记忆有一些早就模糊了,也不知道那些丢失的记忆能不能回来。

江澄眼里的光芒果然黯淡了。

“那你……”

“我也不知为什么会这样。”温情揉了揉太阳穴,觉得这发展也算是不可思议。想来想去自己与云梦的缘分也就只是救了一下他们双杰,但回归尘世的第一天就和江澄纠缠不清那也是个孽缘。

温情想了想现在自己的处境,抽了抽嘴角,干巴巴的对江澄打商量:“江宗主你看这样,你也知道我与陆家除了这副躯壳没什么关联,在云梦唯一的依仗就是你。你帮我脱离陆家,算……算我温情欠你一个人情,以后你有什么大病小病,尽管找我便是。”

“行啊。”江澄从容喝了口茶,不紧不慢说,“那就结个亲吧。”

温情……温情想掀个桌子!

“不必。”温情木着脸,坚持不动气,“江宗主真是舍得献身。”

“那也成,”江澄似乎也不生气,淡淡说,“天凉了,让陆家破产了吧。”

温情:……?!!!!这么够意思的嘛?!这么刺激的吗?!江晚吟你那么流氓你先父母和魏不要脸知不知道啊?!不不不我拒绝三连。

“那你想如何?”江澄索性摊牌,“让你假死是不可能的,除非你想一辈子蜗居在莲花坞内再不出门。与我成亲,你有个身份出行,要有一日你想去金鳞台,出事了也不是不可以脱身,这个是上上策。陆家破产虽然不是最一劳永逸的,但是若有一日他们发现你不是以前那个陆燕然,至少不会对你发难,因为他们只能靠你了。啊,你总不能让我灭族。”

江澄严肃地补充了一句:“我又不是薛洋。”

温情捂脸,听他分析了一大堆中心思想还是支持成亲,她也没心情问江澄薛洋是谁,只是在心里吐槽现在不知道在哪儿游荡的魏不要脸。

温情:魏无羡!你给我死回来!你再不回来你家师妹要嫁人你酒喝不上了!你再不回来你家师妹要被我打死了!

“想的如何?”

温情皮笑肉不笑:“你保证不在我不同意前动我,保证不管我干什么,并且支持我开医馆,你想干什么就随意。”

“好。”

江家和陆家联姻有点匆忙,是云梦百姓的错觉吗?

一位茶客想了许久,联系了一下男女双方的个人条件和家庭条件,觉得这江宗主单身多年能嫁,不对,能娶一个女子回来已经很不错了,这么急着办婚宴大概是怕未婚妻卷铺盖跑了。之后他觉得自己真相了。

成亲的那天,莲花坞动用了空间幻象的大术法,造了个十里红莲的湖面幻象。陆家和江家都不缺这些钱,八抬大轿和十里红妆也免不了。

而自从江家放出了江宗主成亲的消息开始,云梦上到莲花坞的二把手管家(哦,不,成亲之后应该变成三把手了)下到庙里躲雨的小乞丐,都从每家每户的红灯笼里隐约感到了仙家一把手的喜悦,甚至连以往总是一鞭子抽出去的鬼修都能够给他们好好上茶而后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接着再请出莲花坞。

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emmmmmm,这陆家小姐真是个奇女子,连江宗主都能镇住。全场MVP就是你了。

………………………………………………………………!
文笔渣就渣。
我以为今天就能写到温情夜闯金鳞台。
我错了。
我……这是迟来的更新。

评论(21)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