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三娘正在复健

……我觉得我拆逆没救了你们忘羡取关我吧。

【楚留香手游】我在等他/她回来·那些你不知道的事


岁月其实不算冗长,不过是,没有你之后每日每夜都是煎熬。

【第一折】暗云

暗香和云梦的院子里,有一棵樱花树,被云梦种在喜阴的草药旁连着药草一起照料,竟然也能每年开春开出层层叠叠的花。暗香不知道云梦怎么把落下来的樱花瓣料理成花饼馅的,一口咬下去满齿留香,甜而不腻,配着她的药茶,二人躺在庭院里的榻上晒着同样慵懒的春日阳光,那滋味真是极好的。
后来云梦不回来了。
暗香去她走过的所有地方找她,尝过市面上所有能买到的樱花饼。
有些差相径庭,有些似曾相识,但是再也不会有种樱花饼,里面会专门为了他加上调养他旧疾的草药了。
三年又三年。
暗香都快忘了,当年的樱花饼是什么味道了,云梦的容颜在他脑海里也日益淡去。
偶尔在街上看到她的同门们,他依旧会问一句她回来了吗。
有时候,记忆里云梦的笑靥会突然与陌路人重合,他已经习惯了在似曾相识之人的身后神隐跟随,看一眼她们过得如何,而后再轻功飞远。

【第二折】少沧

“请问……慎思师叔祖,住这吗?”一个小和尚双手合十对蹦着跳着在院子农田里撒种的沧海询问。
沧海头也不回,依旧清脆的声音音调微微上扬:“你找他干嘛?他前些年已经圆寂了。”
“小僧……来把师叔祖的舍利带回少林寺。”小和尚不敢多看沧海,低头瞅自己的脚尖瞅得十分专心。听说当年,师叔祖自愿出寺还俗,就是因为这个妖女。他离去的时候,牵着毛驴,毛驴上这个女孩双脚晃悠着与师叔祖谈笑,他从始至终没有回头看一眼修行二十年的寺庙。现如今师叔祖圆寂了,可她还和当年一样,尽管一直听说沧海一门驻颜有术,但数十年如一,也太不可思议了些许。
沧海的身影一顿,转回了头,打量着小和尚,嘴角仍然挂着笑,顾左右而言他:“小和尚要不要坐下来喝杯茶?”
小和尚把头摇成拨浪鼓:“小僧此行只为取回慎思师叔祖的舍利,不应久呆。”
沧海脸上的笑收了回去,轻声说:“取回?

——他人都是我的,我在这儿,他就必须在这儿陪着我。我还活着,他回少林寺,是什么道理?
小和尚请回吧。
回去告诉你师父,除非我死,要不然他必须留下还债。”
“师叔祖的舍利,带回去后可受万人敬仰……”
“他要真要那鬼东西,当初为何要和我走,你们心里没点逼数吗?”

【第三折】华武

你喜欢的酒我又带来了,省着点喝。
要钱是不可能的,你之前欠我的钱都没还清过,昨天收拾东西,又找到了你的一份私房钱,已经抵债了。
刚刚你的师妹过来看你了,没想到华山还有人记得你。
过些日子当年你我种下的白梅又要开了,想来华山又是一场漫天大雪,大概和我当年上山向你们要债的时候一样大吧。等白梅开第一朵的时候,我就带你(的剑)回华山看看。
没有你我挺好的。
我会煮胡辣汤了,一点也没煮糊,比你烧的好喝。
也就我能喝得了你的汤。
昨晚睡得很好。
什么眼袋,你这人会不会说话,我只不过是修行太过入神。

喂。
听我说。
我想你了。
你应我一下。
……你应我一下。

忘川黄泉雾蒙蒙,怎做相知相伴人。

评论(16)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