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三娘正在复健

……我觉得我拆逆没救了你们忘羡取关我吧。

【天官赐福】(双玄篇)能认识你真好啊


人物秀秀的,ooc我的。
前几天冒出的眼瞎梗。本来第一选择是忘羡羡羡眼瞎,可是有位大大写过了,很好看,就不写忘羡了。后来想写冰秋……觉得可以有但貌似不想写或者谁来认领一下。后来想写薛晓薛或是双道……咦,这有区别……吗?再后来就是花怜,怕自己毒奶,只好试试双玄了(滑稽)。江澄眼瞎太虐了,追凌可以试试,谁认领一下,不来我自己写追凌了。
铜炉山戏精学院的同窗还劝我让无心眼瞎,这我就不开心了。
时间节点在师青玄失去仙力被太子殿下和明仪救下来的时候。灵感来自于前些天的说说,婚姻习惯论。习惯很可怕,适用于老夫老妻。

【1】

刚刚踏出地道的师青玄眼前一黑,他揉了揉眼,眨了几下,却发现视野还是一片漆黑。他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伸手向前一抓,颤着声音唤了一句:“明兄?”依旧是那个熟悉的低沉不耐烦的声音,言简意赅一个字:“嗯?”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瞬间定下来了。师青玄干笑了两声,小心翼翼地说:“明兄,我好像看不见了。”明明看不见,可他还是第一时间警觉地发现手中袖子绷紧了,像是明仪也绷紧了身体一样。明仪的脚步声停了停。

“认得路吗,我背你?”贺玄微微转头看了看师青玄的眼睛,还是如此明亮,清澈到……像是从来不晓得世事险恶,和平常一模一样。怎么回事……我明明没动手过,是谁?贺玄还在心里胡乱猜测是谁下的手,谢怜便出声了,很是关心:“既然这样,要不要去告诉你兄长水师大人?”

“不要。”

“不要。”

二人同时拒绝。

“好不容易救出来,难道还要送回去?”贺玄阴沉着脸,他想到了一个可能——说不定就是师无渡本人给师青玄灌的药导致如此呢?

“我哥他马上要渡劫,别让他担心。”师青玄急迫地对谢怜阻止。不知为何,他觉得这句话刚刚说完,身前的明仪便有些情绪不稳定。

……即使你知道了你哥不是好人,你也这般护着他?

很好。

师青玄,你就这么继续瞎着吧。接下来些日子,你也正好呆在地师殿里别出门了。

【2】

谢怜听起来很是头疼的样子,最后还是无可奈何,先走一步,不晓得去找谁了。

一瞬间气氛有点尴尬。

“去地师殿,你还能走吗?”贺玄僵着脸问。

“……”师青玄干笑了两声,“只好麻烦你啦明兄。毕竟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嘛!”

“不是太子殿下?”贺玄反手扣住他的手腕,比平常走路的速度慢了一点,“如果走不下去,和我说。”

“太子殿下……的菜没有地师殿的好吃……”师青玄干咳了一声,躲在贺玄身后挡住身影,一边调整步伐一边小声问,“明兄你走的是去你殿的那条小道吧,不是大道吧,是主干线咱们就死定了!”

“不是。”

“呼……那就放心了。”师青玄呼出一口气,又想起来什么,哈哈笑了一阵,“明兄你说我们像不像在私奔?”

“……”贺玄一个没忍住手上多用了些力,在听到师青玄呼痛之后才反应过来他没了仙力只是凡人之躯,撤回了力道,冷冰冰的回答,“你想得倒美。”

“反正有明兄在啊,我不怕的。”师青玄适应步伐很快,大概是这情形和以前没什么差别。也是明仪走在自己右前方领先半步的地方,自己跟在他半步远的后面扯着他袖子和他唠唠嗑。脚下有时是仙京大道,有时是人间巷陌,反正那些景物他都看了不下百次,就当这回是闭着眼好了。

忽然面前的明仪停住了,师青玄一个没控制住,撞了上去,鼻子“砰”的一声貌似是撞到了明仪的肩胛骨那儿,疼得他眼眶一红。贺玄才想起来师青玄眼睛还没好,罕见愧疚了一瞬,缓和了一下语气:“到了。”

师青玄捂了捂鼻子,眨眨眼把泪花眨下去,点了点头。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贺玄说:“前面是台阶和门槛,我背你。”他下意识回了句好,回了才想起来违和感在哪儿。

师青玄:……天呐撸我记得以前我威逼利诱甚至化女相死缠烂打就为了让明兄背我一次现在我眼神一个不好半个时辰都没过明兄就主动背我了天哪这招真好用下次我要不装瞎!?

……唔,突然觉得眼神不好还是有好处的呢。

“特例而已,还不伸手?”他听见明仪这么说,几乎可以想象出来明兄嫌弃的小表情。师青玄忍着笑,把手搭到前面的人的双肩上。一搭一个准,嗯,果然不愧是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风师大人。只不过……这命格原来也不是他的。师青玄想到这个,把头埋在明仪肩膀那儿,笑不出来了。

贺玄扣住他的膝盖窝,背着他走台阶。感觉背上的那一位没有刚刚的雀跃,忍了一忍,开口问:“怎么了?”

“明兄。”师青玄闷闷地叫了一声。

“嗯。”

“明兄……”我本来没资格当你朋友的。

“嗯。”

“明兄,能认识你真好啊哈哈哈。”

“……”

【3】

地师殿他不怎么住,也不习惯有外人在面前晃,所以这么久了,殿里冷清的还是只有他一人。

贺玄把糕点和热茶端进来的时候就看见师青玄从榻上移步到了堂中挂着的唯一一幅字帖那儿,伸手摸索着。听到他的脚步声渐近,师青玄转头对着他的方向笑着说:“明兄,你还挂着我上次给你送的字帖啊。”

贺玄刚想否认就听见师青玄继续用和平日一样上扬的嗓音欢快地说:“当初明兄还嫌弃我写的不好看,没想到你还挂着呢!”

贺玄:你写的确实没我好看。他没有应声,走到茶几前把茶和糕点放下,拉师青玄坐到了茶几另一边,自己也坐了下来,刚取了一块糕点想塞进嘴里,却顿了顿,说:“张嘴。”师青玄不知为何笑到停不住,贺玄黑着脸把糕点塞了进去。“咳咳咳,明兄你趁我病要我命?!”师青玄咳得脸颊通红,不住控诉明仪下黑手。

你怎么就没被噎死呢?

贺玄咬咬牙,还是给他倒了杯茶。看着茶汤里若隐若现的那枚花瓣,贺玄愣了一愣。他……没想泡这个的。

“明兄,是白梅吗?”师青玄闻了闻,欣喜万分,“我最喜欢放了白梅花瓣的茶了,谢谢明兄了!”

师青玄对于茶的爱好很奇怪,他什么茶都随便,但是一定要在茶里加上新鲜的白梅花。很多小仙来上天庭请求风师大人帮忙,随礼都是用仙术封存的一小罐白梅。师青玄这喜好从来不避着人,贺玄也知道。本准备了不少白梅,甚至还在地师殿里种了一株,就为了接近风师大人,虽然不知为何那一株白梅脆弱了些,长了许久才开花,但总算是活下来了。

那天贺玄正从院子另一头提着水走过来,就看见有一俊俏仙人立在树旁,仰头端详着树枝上零星的花苞。他一只手贴上了树干给它送了点仙力,一只手展开了别在腰间的扇子。

风来花已开。仙人衣袂飞扬,额发遮着的一双眼睛灿若星辰,拂尘上沾了些星星点点如同落雪的花瓣,像是总有一天会随风去,再也不会回来的模样。

仙人笑着对树说:“哎呀,你看,我不骗你,你开花的样子确实很好看啊。”

此时他转头看见了他,把扇子一合往手心敲了敲:“我还担心它会渴来着,问它主人在哪儿,这不,你来啦。”

这就是风师。

这就是师青玄。

这就是他原来应该的样子。

【4】

“以前还是个凡人的时候,家中院子里就种着一棵白梅。”师青玄絮絮叨叨,贺玄把第二杯茶送到了他左手边,又把一块师青玄平日里最喜欢的糕点送到他右手边,“我小的时候被当女孩子养,见着别的男孩子爬树羡慕得紧,可又不能随便出门,只能祸害院子里这棵,什么采花瓣啊,折花枝啊,摘梅子啊,都干过。”

“……然后被阿爹追着打……”师青玄啧啧一声,拿起茶杯喝完,咬了口糕点。贺玄嗯的应了一句,侧头看到他茶杯里只剩了那一片白梅,便拿起茶壶默不作声给他加满。师青玄嘴里嚼着糕点,含糊不清地继续絮叨陈谷子烂芝麻的事:“因为那一棵白梅是我阿娘照料的。”

贺玄:……

贺玄:我妹妹就没干过这么石乐志的事情。

“后来娘没了,爹没了,家也没了。”师青玄小口喝着茶,平静地说。贺玄倒茶的动作顿了顿,忍住了心里的惊涛骇浪,问:“那个时候,那个白话仙人还缠着你?”师青玄摸摸鼻子,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面前的明仪不是普通搭话,而是真的对他讲的陈年往事感到了惊讶。他点点头道:“对啊。后来家道中落了,白话真仙也没来过了,我还以为他是嫌弃我们家穷了,找下一个人去祸害了呢。”

呵,可不是吗,他找到了另一个人,后来,你活的顺风顺水,而他却在地狱浮浮沉沉,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这便是,少君倾酒,黑水沉舟。

TBC.
…………………………………………………………
习惯了背后半步之遥走着另一个人,习惯了给他留一个房间,习惯了他喝的茶,习惯了他的所有口味所有喜好所有小动作,贺玄大大你真的还以为你这是演技爆表吗?呵,太天真。话说你们都那么习惯对方的存在了,习惯到没有一双眼睛也能准确迈步巧妙避开所有障碍物……
那么重点来了——你们为什么不去结婚?!
学长学嫂你们为什么不结婚?!

评论(24)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