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三娘正在复健

……我觉得我拆逆没救了你们忘羡取关我吧。

【魔道祖师】澄情表番外

人物秀秀的,ooc我的。
是走完魔道祖师主线剧情后的小日常,也就是……算是澄情二人已经开始相知相守路线了?
@云梦吉祥物的阿姐 阿姐,圣诞这几天咱们还是给你发车的机会吧。
吃瓜番外嘿嘿嘿。

“这样就没事了?”一个老妪惴惴不安地又和他确认了一遍,“那个邪祟是没了吗?真的没了?不会再来作乱吧……”

江澄嗯了一声,看了眼已经开始落下的日头,盘算着今晚不知能不能赶回莲花坞。这回出来照着温情的资料找给云深那头失踪了十三年才记得滚回来的猪的草药,回程的路上遇到了个小鬼缠着这户农家,帮了一把。

反正不是什么大邪,只不过是认错了人的地缚灵,和他掰清楚道理便是,用不着什么镇压不镇压。想想刚刚那鬼也算是可怜,等了几十年都没人告诉他他等的那位早就已经轮回。这户农家才搬来半年,被他每晚的絮叨吓怕了,可又不知能找哪一家的仙家,他便没忍住出了出手。

逢乱必出……还是算了,那玩意儿有点累的样子,这种名头还是让给那只到现在为止身子还没养好的猪和那颗云深大白菜吧。他啧了一声,转身道别便欲离去,却被几个瓜拦住了视线。

“那个……仙人看起来不像是普通散修,咱家里没什么钱,倒是有一片瓜田,种得挺好哩,仙人拿着路上吃,或是回家给你妻儿分着吃,定甜。”老妪眯眼笑着,不顾他的拒绝,还是把瓜塞了过去。

江澄:我看着像缺瓜吃的人吗?

江澄:其实我没有儿我要不要说出来?

老妪不由分说把她儿子的头摁下给他行了个大礼。江澄闭口了。

算了,若是收下他们能安心的话……说不定那一位爱吃呢?

他御剑回莲花坞,在靠近走廊尽头的时候,下意识把脚步放轻,而后轻轻推开了那个放满了药材,桌面上胡乱摊着笔记的小药堂的门。立在中间正蹙眉翻阅着笔记的清丽女子头也不抬就丢出一句:“是不是又去采药了,还拿着我的笔记,你不知道刚刚我找了多久!出去那么久若是带回来的还是错的,你今晚就把本草纲目都抄一遍,别想睡了。”

“我还有宗主事务的,上次罚的那三遍我抄了一个月!”江澄炸毛了。

“哦。”

“……”

“结果你后来还是给我错的,我就说江澄你能不能行,让我出门去采草药怎么了?!”

“你若依旧是当年那个能在战场上救人三天三夜不合眼的岐山温情,那么你去,我不拦你。你现在这个可是柔弱的陆家小姐,悬崖,密林,沼泽,你现在能去任何一个地方采完药而后能全须全尾回来吗?”

温情:……

温情:每天都想合离。

江澄敲了敲他手中的瓜,随口问温情:“你刀呢?”

温情:“我记得你上次还拿三毒切过药。”

江澄:“所以?”

温情:“所以我结合了一下我弟,魏不要脸和你的实例发现一个真相,一般剑法好的刀法也差不到哪里去。”

江澄:“……”

温情:“大胆的切,就用三毒,刀在我手里切药片呢。”

……………………………………

温情咬一口瓜,难得夸奖了一句:“瓜不错,刀功也越来越好了。”

江澄也难得谦虚了一句:“那可不,刚刚用邪祟开过刃。”

温情:“噗!”

“……开刃后我洗过了。”

温情:每时每刻想合离!合离!我银针呢!我针呢!我扎死他!扎死他!

以前,也是这样的。

江澄躲开温情扎的针,一把抓了一片瓜就夺门奔了出去,想起了一些往事。

以前的莲花坞,也是这样的。抢瓜,还会上拳脚掐架,只不过那个时候陪在他身边的是魏无羡,追在他们这群偷懒的小鬼后面的是他阿娘,给他们做掩护挡阿娘的是他阿姐。

只不过当年的莲花坞后来只有他和魏无羡了。

再后来就只有他了。

再后来温情闯进来了。

再后来魏无羡回来了,却被一头云深大白菜拐去了姑苏。姑苏除了天子笑有什么好,饭菜都没有温情做的好吃。他宁愿吃温情做的饭菜也要推开下个月的姑苏清谈会!说到做到!真的不去喝汤!

再后来就是现在了。

前几年温情还嘲讽他呵云梦莲花坞当年与民同乐的气氛都去哪儿了,晓不晓得他治下的云梦百姓遇事儿最多只敢来她药堂旁侧敲击寻求帮助,连莲花坞门都不敢摸上来敲一敲门环。

好吧,他说句当年心里话。

那群百姓能有找魏无羡和养金凌那小子重要吗?而且后来不是有温情了吗有事儿找她啊反正他早就把这种事儿交给她来干了。

你看现在魏无羡回来了,云梦这儿也差不多恢复到当年射日之征之前的模样了,这不是挺好的么?

emmmmm,就是温情你针可不可以不要那么准有点疼……

番外一发完系列。
本来是玻璃渣?但是莫名想到三毒切瓜有点萌怎么肥四哈哈哈哈哈哈
圣诞贺文迟了半小时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15)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