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三娘正在复健

……我觉得我拆逆没救了你们忘羡取关我吧。

【天官赐福】【魔道祖师】八幺八我的学长们和嫂嫂们(3)


人物秀秀的,ooc我的。
这期大概是披着天官皮却聊着魔道CP的梗吧。大概是披着忘羡衣服却歌颂双杰友谊的更新吧。
我最爱我自己了,一写到我的戏份就happy。
所以你们放心看,这期都是糖。
背景大概是天官结局后,渣反魔道飞升后吧。
最大私设就是我了,我最可爱,不接受反驳。

我叫倪三娘,继黑水沉舟和血雨探花之后的第三届铜炉山戏精学院毕业生,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人见人爱,花见花开,鬼见扑上来,车见愁变态。

我算卦很好,可惜总被人追着骂江湖骗子。殊不知有些卦是算破不能说的,他们凡人不懂,于是我只好给他们坐而论道,论道马克思列宁主义,论道共产党八项规定。可是他们就是不听,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绝望。

我有一个烦恼了我数百年的心魔,叫做我是谁。听说我之前是个人,可是我忘了我活着的时候该是如何草天日地,这估计是我现今得了情感理解障碍的根本原因。

太子殿下叹息了一声,表示他不会开颅手术。我在过问了一下开颅手术是什么了之后,问候了一下他的祖国。花城喝了一口玉洁冰清汤,赞叹了一句哥哥的手艺,头也不回继续劝谢怜:“哥哥不必为她劳心劳力,她也就这样了,开颅手术也拯救不了她的双商。”

我反手就是一个……小心心。

没办法,弱鬼无话语权,毕竟我连绝都不是,仰天抹一把辛酸泪。

在我撒泼打滚了许些日子后,花城终于烦不胜烦,把我扔到了上天庭找他二哥二嫂。

花城当时就是这么说的:“你要再敢回来叨逼叨逼这些没用的,我就让你后悔毕业。”

所以你们这群小妖精还闪亮着双眼尖叫哇血雨探花好帅好撩好温油……是谁给你们的错觉?魏不要脸吗?爬床?呵,大概是梁静茹给你们的勇气。太子殿下还是个武神呢,太子殿下还活着呢,谁给你们的胆子上位了??

【1】

初见忘羡的那天,是我的黑历史。幸好没人知道。

我赶到的时候,赶上的依旧是他们的日常。

眼见着一个用红发带松松挽了个高马尾的黑衣男子坐在一棵玉兰树下,用笛子逗着跳到石桌上的一只可怜兔子,嘴角勾着一丝淡淡的笑,他的刘海遮住了半张脸。

可就算这样没看清全脸,冲着这草天日地的气质!冲着这黑红相间的穿衣风格!这一定就是学长他二哥!

二哥哥好帅!邪魅狂娟吊炸天!不接受反驳!谢谢!

此时一个抹额飘飘的白衣仙人从屋里走了出来,稍显冷淡地冲我点点头,便走向了黑衣男子的方向,从他手中救回了差点热泪盈眶的兔子。

哇塞邪魅狂娟霸道攻和高傲自持禁欲受,这对真是神仙眷侣……我捂住了鼻子。

直到听见黑衣男子撒娇唤了一句:“二哥哥~”

我听到了我的心一片片碎裂的声音。听,海哭的声音……不,是我哭的声音。

站逆CP伤透我的心。

再见,你们开枪吧,反正我的心,已经死了。

【2】

“啊,你说你忘了你生前的事了?”魏无羡饶有兴致问我。我迎着蓝忘机凉凉的目光,泪流满面嗯了一句。

二嫂都是你的了啊二哥哥!他弯的!弯的堪比盘山公路!他可不是江澄那条国道线啊!我化本相怎么了!我有错吗!我一个女的混日子容易?!你还吃醋!?你还吃醋!!你好没道理蓝忘机!!!

“巧了,我之前也当过十三年的鬼,可我也忘了我十三年干了什么在哪里放荡不羁当风流鬼呢。”魏无羡摸摸下巴思索了一下,暗搓搓瞥了一眼我。

同志们,我想起了一首歌,是这样的:

雪花飘飘,北风萧萧~

嘶……上天庭真冷。

魏无羡笑了,道:“你倒是给我算一卦如何?我之前献舍回来的时候记忆也缺失了些,我可有经验了,你给我算算那十三年我在哪儿,我就告诉你前辈我的方法啊?”

我当时觉得这交易可行。

如果我后来没有被蓝忘机千里追杀外加三界封杀数百年的话,这交易确实可行。

没错,我后悔死我脑子一抽算出来的“问灵十三年”魏无羡的跑地图路线了。后悔到我想挫我的骨扬我的灰。

【3】

其实我之前一直在怀疑,魏无羡还是个鬼的时候,会不会也是个上了天庭悬赏封印的鬼。说不定谁镇压了他就能得到上天庭三环以内的一套豪华别墅。

可惜我追溯往昔的时候才发现,他忘得太过彻底。我至少还能想起来我当人的时候姓倪,他失去驱壳之后浑浑噩噩许久,才从不自觉的行为举止里想起来他大概是个男鬼。至于,自己是谁,因何而死,来往何方,去往何处,他自是也不知。

魏无羡的魂魄,在乱葬岗上无可寄托了许久。

他每年都会看到一个白衣男子轻车熟路走到他栖息的山洞里弹琴,一遍又一遍,琴声带着刻骨的悲凉,他一直托腮盘腿坐在那个男子身旁静静听着。这是他一年到头唯一除了万鬼哭嚎和穿林夜风之外的勉强可以入耳的声音。

乱葬岗上孤魂野鬼颇多,对修士的积怨很深。他冲着琴声的情谊,挡在洞口当门神,看着一潮又一潮的怨气退散,虽然他一点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东西那么怕他导致连麻将都没鬼愿意陪他打。

偶尔有几个鬼魂懵懂无怨,他便也马马虎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进来,就当给白衣男子多几个听众热闹热闹。

直到那白衣男子开始谈一首曲子,挨个问过去众鬼的时候,他才出洞避嫌。避嫌。照理说不能用在这里。只是他实在是不想看那张如此好看的脸上的希望一点一点剥离,一丝一丝,化为死寂。

总觉得有点不舒服。他摸摸左胸。活着的时候应该也有颗心的吧。但是现在这里空空的,扔一颗石子进去都不会出声……哦,不对,自己连实体都没有,石子都塞不进去,怎么还会有声音呢?

在乱葬岗蹲了几年后,他觉得自己不能宅下去了。他要去看看大好河山。

可到了边缘被结界弹回来之后,他有点懵逼。

尝试了一下附身白衣男子这个这些年能看到的唯一活人,失败了。屡败屡战屡战屡败之后他死心了。哦,大概是这人身上自怀浩然正气,自己这小鬼道行也不高,自然是上不了身的。

于是他只好继续百无聊赖的生活。

直到一个紫衣男子一紫电破了结界的一道口子。蛮横无理,他挺喜欢这大开大合的作风的。倒是莫名眼熟啊……等等,紫电是啥,为什么自己知道这是紫电?!

细思恐极啊……哇塞这操作。

他好奇的凑过去的时候,隐隐觉得这男子身上有熟悉的感觉。他皱了皱眉仔细辨认了一下,瞥了一眼男子袖子。

这袖子里有一个笛子。

他不知为何那么确定。

这笛子是黑色的,还带着大红的穗。

这笛子有名字的……

叫……

他突觉天灵盖一阵雷劈了的疼。

不能继续想下去了,他告诫自己。这亏在那白衣美人那儿吃过一次就不能继续吃了,这特么再想下去分分钟魂飞魄散。

眼见着这紫衣客看了一眼山洞便要离去,他也顾不得那么多,附在了他身上,小心不让他发现。银铃“叮”的一声。

……哎呦我去成功了?

……哇塞计划通!

这是他下了乱葬岗后的第一站。

听路边一摆摊大佬唱着“云梦是个好地方”,他才恍然,这是云梦啊。

……原来这就是云梦啊。

曾经有个和他在乱葬岗聊了一天一夜的女鬼,一脸怀念的对他讲述云梦的湖,每年夏天接天碧日的荷叶,白雪般烈火般彩霞般的各色荷花都散着同一种清香。百姓安居乐业,连水鬼都比其他地方的要少。

那个女鬼聊完了之后对着他温暖一笑:“若有机会出去了,你一定要记得去看看云梦啊。”他应了一声,虽然总觉得她在透过自己看着另一个人。

他眨眨眼,问:“那你呢?”

“我该走啦。他们说时间到了。”女鬼还是那么温柔,笑起来像是冬雪过后回暖的一缕春风。

他总觉得自己大概是认识她的,但即使是告别,他和她也没有互通姓名。

大概她也忘记自己是谁了吧……他安慰自己。

紫衣男子走进了那个女鬼曾经和他说过的莲花坞江家。

他瞬间怂了。

妈也这什么运气哦!

“宗主……你……”

妈也这老子想逃哦!老子还想安安静静当个鬼渡个晚年呢!听他们讲最近铜炉山又要开了,老子还想去碰碰运气呢!

紫衣男子摆摆手让他退下了。房间里又只剩下了他一鬼和他一人。

那男子突然对着窗外湖水的方向望了过去,像是在望一个湖对岸的人,他轻轻说:“魏无羡,是你吗?”

这个名字,他从白衣男子口里听说过,从初见过后又别离的女鬼嘴里也听过,从很多路过的鬼口里都听说过。可是他还是不清楚这人是谁。

他沉默了。

“……呵,大概我是疯了,那人即使当个鬼,也没脸回来这儿。”他闭了闭眼,揉了揉眉心,轻轻说,“你走吧。别呆在这。”

“你不是他。”

银铃声音清脆悦耳,他飘在那个男子背后手足无措。

对的,能进来看一眼已经很好了,就不用奢求能闻一闻那女鬼说过的莲藕排骨汤了。

反正也没人看的见他啊……

他离去的时候,听到男子腰间的银铃又是一声。他恍惚间觉得自己以前应该也是有一个这样的银铃的,要不然为什么自己即使没细看过这个铃铛,也知道这上面的花纹是九瓣莲花呢。

【4】

你们问明明这么单纯无害的乱葬岗—云梦地图路线图罢了为什么我会被蓝忘机追杀啊……原因很简单啊,我告诉你们之后几年他去哪儿了。

魏-假混混-真学霸-上天能捅上天庭大门-下地能通大鬼市地基-婴-凑不要脸-无羡,他,还没献舍之前,离开了云梦之后,进了我们母校。还以最快速度通关了万鬼骚动的极品副本。

进去一套新手装,出来一套黄橙橙。

你问为什么我们这群学弟学妹们不知道甚至连黑水学长和花怂怂儿都不知道这段历史,我来告诉你们真相。

当时那一届的校长其实蛮中意魏不要脸的,但魏不要脸连名字都不记得了,登记表都是空的,毕业证书都不知道写什么鬼名字。校长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

何况刚刚出铜炉山,魏无羡就不见了,连个鬼影都没有。连个高能预警的预告都没有。校长就找不到他了。

我这回溯这是揭露了一个学校秘史啊……啧啧啧,魏无羡果然鬼干事,一干就是一票大的。

但是蓝忘机这就很不讲理。

你说你不冷战你媳妇,不问候江宇直,你封杀我干嘛啊!我才刚刚把我干儿子养到出嫁!黑水学长还没给我聘礼呢!我出了嫁妆就没钱了!没钱了你晓不晓得!我唯一生存来源就是算卦!你还三界封杀我!

蓝忘机!你好生不讲理!

嘤嘤嘤!

花-计划通-成亲了还依旧那么怂-城城儿,你是不是早就料到了!你别跑!你给我站住!啊啊啊啊啊啊!同给个鬼市定位避避难啊啊啊啊啊!看在我们虚假的同窗情谊的份上,你二哥要追杀我们铜炉山出来的所有鬼啊!喂!别挂通灵阵啊!

啊啊啊啊啊啊学妹们快逃他追来了!雅正都不要了!
@铜炉山戏精学院在读生
@铜炉山戏精学院转校生阮九娘
@铜炉山戏精学院毕业生洛均叶

END
#写着写着觉得这应该是个假END真TBC#

……………………………………
之前我写澄情表的时候,我就在想:像他们还是个鬼的时候,他们在哪里?知不知道他们是谁?是不是真的不记得自己当鬼的时候了?
而后我家温情大佬感叹了一句,说按着人鬼常情,不管人还是鬼都喜欢留在自己最信赖的地方。她说自己一定留在以前的药堂,而魏不要脸一定是窝在莲花坞。
我觉得她大概是真相了。
要不然怎么会存在地缚灵。
乱葬岗前几年的结界一定很厚吧,各家修士一定出钱又出力,那么蓝忘机出关后一定会来这儿加固结界,呵呵咱们都知道他来干嘛就不插刀了。之后结界肯定没那么厚了吧,一个忽略江澄搞事应该也算……合情合理?
银铃响不响,什么时候响,这是秀秀的设定。
灵光一闪铜炉山当年招生黑幕原因。
深藏功和名。

评论(57)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