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三娘正在复健

……我觉得我拆逆没救了你们忘羡取关我吧。

【天官赐福】八一八我的学长

人物秀秀的,ooc我的。
这不是论坛体。
这是第三方的自述。
说谁小三呢欠揍吧兔崽子!

你们看我ID就知道我是谁了,大家好,铜炉山戏精学院毕业生,倪三娘,在此恭祝大家双十二快乐,欢迎来鬼市吃喝嫖赌有来无回。

鬼市谁开的?反正那个血雨探花没告白前我是不会承认这是我学长的,谢谢,我只是个鬼市摆摊大佬,给别人算命的。

没办法,不是所有毕业生学校都搞分配啊,没看黑水学长和那个花怂怂都是自主创业单枪匹马打天下的吗?咱们生活要紧啊,要不然我一个如花似玉的女鬼为什么要化男相还是个我最看不上的正人君子的男相去街上招摇撞骗呢?

再次申明血雨探花不是我学长,我没有那么怂的学长,谢谢。

接下来是我给我家小辈讲的一个鬼故事。真实性不高请不要对号入座谢谢以及不要告诉黑水学长给我留条鬼命吧大家生存不易且活且珍惜啊。

【1】

黑水沉舟是一个传说,学妹早就向往已久,本来还想自荐枕席来着毕竟鬼界谁乐意操着那副卫道夫的心,直到有一天我去人间赚外快,看到了黑水学长……不不不我收回前一句的最后两个字,我应该叫黑水学姐……

学姐……学姐的手被另一个大美人儿揽着!

学姐……学姐被拱了?!

学姐……咦,学姐的眼神有点不对啊……

“我就知道明兄最好啦,之前还说不是我最好的朋友,转身我邀你下界体察民情你就陪我化女相了,果然口嫌体正直!”大美人儿摇着一把扇子,抱着一把拂尘,嬉皮笑脸。

黑水学姐面无表情咽下口中的食物,对这句话有莫名的执着:“不是。”

“哎呀明兄你又不好意思!别见外啊咱们谁和谁啊!”

“呵。”

大美人儿转转眼珠子,似乎是茅塞顿开,从袖子里掏出一包糕点。emmmmm,闻味道是城北杏花巷子里的杏花糕……我咽了口口水。不好不好作为女鬼还注重口舌之欲这不符合聊斋的设定……我艰难的试图不去想这包杏花糕。

黑水学姐一眼不看大美人儿,接过杏花糕就往嘴里塞。

一塞一整口。

我:……exm?????!!!!!

是时候回去把我的骨灰挪挪地方了,虽然曾经我在那两位面前撒泼打滚求护着我家骨灰小宝贝来着但是一起同过窗的情谊咱们是没有的毕竟一届毕业生只有一个哦不好意思咱们学院就是这么强不服来战……刚刚我想哪儿了?

我摸摸下巴,才想起来为什么总觉得隐隐不太对劲。

黑水学长的眼神,不是看自己仇人的眼神啊……可我刚刚算了一卦,这明明就是之前他曾经问过我下落的那个恨不得吞其肉啃其骨扒其皮饮其血毁其家的那位……

你问我怎么不可能是演戏了,这么简单的问题我来回答你,我的导师说了,我演技天赋没有黑水沉舟高,但是我直觉比所有出去了的学长学姐们都准。

我赌一包辣条,他们两个最后会在一起。

呵,性别不同怎么谈恋爱。

【2】

丝毫不意外,晚上黑水学姐来翻我牌子了。

不不不,学长你把手从我脖子那儿拿开不不不我错了这玉佩不是我骨灰真不是别别别我收回那句话!

丝毫不意外,晚上黑水学长来找我谈谈人生与理想,我们从诗词歌赋谈到了……没,我们鬼没有这么多讲究,我就多麻溜上了点茶点就活下来了。

好吧没那么简单,我还是哭唧唧给无情无耻无理取闹的黑水沉舟算了一卦。

算的什么我就不好告诉你们了。但是卦象不错,大吉大利晚上……没,我买不起鸡了,铜炉山出来的混的那么惨天上地下也只我一鬼了。

我看着上上签吁出一口气,想着这下学长不会杀鬼灭口了。冷不丁看到黑水学长的阴下来的神情,我:???exm?你还要我怎样?要怎样??下下签你不乐意也就算了上上签你还甩脸色你当我没脾气哦!而且这算卦会跳出来啥签关我毛事哦你一个蝉联了十几年学院奖学金的金牌学长你心里没点b数的吗?!

“不行,你再给我算……”说到这儿他突然住口了,顿了顿,把桌上剩下的茶点全塞进嘴里塞不下的藏袖子里推门而出。

我:……泪流满面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想了又想我还是没忍住我的好奇心与堂堂黑水沉舟竟然沦落到和学妹我抢吃的的震撼里,趁着清晨的微光跳上了黑水和黑水他仇人的房间屋顶,掀开一片瓦不怕死的往里面瞅。

大美人儿即使是刚睡醒还是那么倾国倾城,她看了一眼桌上的茶点,眨眨眼,问坐在一旁喝茶的黑水学长,不,学姐。“明兄给我准备的早餐吗?”

学姐犹豫了一下。

真的就一下。

“嗯。”她嘴里含着东西,闷闷应了一句,匆匆继续咬着糕点,像是要发泄什么一样,势头很猛。

哦,你看,这就是我们学院出来的,一点都没有同窗爱的。我的内心毫无波澜……毫无波澜个屁啊谁都没有告诉我黑水沉舟的脸皮如此之厚!我震惊了!我要去告诉鬼市大佬!

就在此时,学姐凉凉地望了我一眼。

我:……溜了溜了鬼命重要我先滚回我的三寸破茅屋把骨灰藏好。

重复一遍上一话的旗子,我一个死鬼不怕树旗子,他们一定是一对。呵,不是我就把头摘下来给你们踢。

【3】

黑水,你明明那么在意他,为什么不放弃呢。

谁说我在意,我不骗过他能复仇?你行你上?

你会后悔的。你会失去他的。你的计划很完美,可是履行计划有那么重要?

我,贺玄,不会后悔。这很重要你不懂。

你看我忘了所有活着的时候的事情,现在依旧那么自在逍遥,你就不能忘了吗?

所以你不是绝,真丢我们的脸。

再见,同窗情谊的小船翻了翻了!我告诉你翻了!

你什么都不知道。

【4】

消息传过来的时候,我在极乐坊苦哈哈给某个黑心老板打工。

学长还是下手了。

和当年学院留下的所有关于他的案例里表现出的一样,干净利落,快刀斩乱麻。我当年叹为观止,现在依旧是叹为观止。

听说水横天的头当着青玄美人的面被学长揪下来了呢。哇塞这满点的暴击,哇塞这满点的暴伤,哇塞我要回学校加案例编写教材。

什么?旗子?铜炉山戏精学院出来的怎么会树旗子?没有你们看错了我没输。

我算了一卦,就这样,黑水学长还是没有杀了青玄美人。这绝逼真爱啊,不知道爱到深处自然黑吗小兔崽子们。

只不过为什么明明那么恨他,却又能做到那么爱他啊。我暗搓搓问了一下太子殿下。太子殿下怜悯地摸了摸我的头没有说话。花怂怂冷冷在一旁说了一句:“我见过很多猪,还是你最像样。”

再见,同窗情谊的小船翻了我告诉你翻了!

【5】

又过了很多年,我一直在人间游荡。大概是当年在鬼界待久了,我一点都不能感受出来人间的悲欢喜乐,一点都读不出来他们的爱恨情仇了。明明都是一笔又一笔的烂账,为什么就不能撕了账本重新下注呢?

看来我还是太小啊。

只不过说起来,我最看不懂的那位学长,我偶遇了呢嘿嘿。

黑水一手提着一包糕点,一手牵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女孩,面无表情对我点点头算是见过了。

那个小姑娘有点眼熟啊,等我暗搓搓算一下。

卧槽……这真让人赤鸡。

黑水学长凉嗖嗖的眼神又瞄了过来,把如花似玉的小女娃娃往身后护了护,包括另一只手上提着的糕点。小女孩眨眨眼睛,困惑的望了望前面挡在她面前的大哥哥,但依旧没说什么,只是握紧了脖子上的长命锁。

她的目光我明白的,是全身心的信赖和孺慕。

大概,这一世的他,从降生开始就被学长护着了吧。你看,连当初恨得想吃下去的长命锁都给他带上了。

“好久不见,你帮我算一卦。”我们走进一间茶楼。

“好啊。”终于肯让我算你们两位的姻缘了吗?!真特么激动!

黑水把糕点递给小姑娘,让她离开一会儿。声音是我从未听过的低缓与温柔。

……如果这都不是爱?

“青玄转世没有一次活过二十,我想了很多办法……”黑水闭了闭眼,轻轻问,“是不是……与我有关?”

我算了一下。

第一世的师青玄,被黑水降为凡人,剩余的寿命里一世颠沛流离。第二世的师青玄,从灭族的大难中逃脱,一生孤寡,终年十九。第三世的师青玄,本应平安喜乐一世无忧,可被选入宫中被腌臜事挤压而死,死的时候,只有十五。第四世的师青玄,十二岁爬树摘果子,不慎摔了下来,没有人接住他。

好吧,每一次活的都比前一次短……我抽抽嘴角。

我心生不安,匆匆算了一卦。卧槽好死不死这个时候?!我夺门而出。

黑水脸色也变了,特别是听到楼下路上马的嘶鸣声的时候,几乎是惨白。

“真不是故意的啊,这畜生失控了,谁能想到这女娃娃会在路中间就这么……”一个马夫满头大汗说着,语无伦次。他预见了自己的结局。

这个世道,良驹的价位比马夫高。

我叹了口气。

黑水俯身,轻轻地,轻轻地,如同对待一件举世珍宝一样抱起了毫无声息的师青玄。这一世他离开他的时候只有九岁。

这一世的他曾经用软糯糯的声音和他撒娇,为什么大哥哥你不抱我啊?为什么啊?

你可是我……

我看着过去的时候,每一世的他,都会对他说这句话。

为什么黑水不抱你啊,姐姐告诉你好不好……我与站在街上的一个懵懂无知明显还处在离魂的混沌期的小鬼说。因为他身上鬼气太重了,特别是杀了一个神官之后。他既想陪着你一直到暮雪白头,可他又害怕自己给你带来灾难与不幸。

你是不是觉得这个大哥哥很傻啊……

对啊,我也这么觉得。

这几世的坎坷,又哪里能比得上第一世的恩恩怨怨呢。

孰是孰非,连君吾都看不清楚。

哦,不对,我收回前一句话,现在应该说太子殿下。

【6】

我的故事讲完了。

哎是你说要听睡前故事的,我都说完了你还缠着我。世间哪里来那么多公主和皇子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的故事,那都是骗人的。你都多大了还相信这种故事。

好了,告诉你也没事。

后来学长啊,就没再执着找那个仇人了……好好好我改,我改还不成吗。

后来学长啊,就没再执着找自己的心上人了。那个心上人啊,果然活过了二十,有的时候还可以寿终正寝。偶尔学长还会远远望一眼,但再也不提把他栓在身边的事了。心上人也再也没想起来他们之间的所有,安安稳稳,岁月静好。

这个结局你喜不喜欢?

话说你,还没有想起来你的名字吗?

现在呢?

哦,对了,昨天你还吵着要生辰礼物来着,这个长命锁喜不喜欢?

哎喜欢就好了管我从哪儿拿来的啊你干娘还是有点积蓄的嘛你就那么不信任我的?

哈哈哈戴上戴上给我看看啊。

end。
#我的天哪我又打出了一个end!#

……………………………………………………
补充写在最后,作为一个粉到深处自然黑的黑水粉,我自然是希望,贺玄和青玄,可以从天光乍破走到暮雪白头。可是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公主和王子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的故事,就像我给故事的结局定义的一样。
所以我设定了他们重归陌路。
几百年了,求黑水放过。求青玄放过。二位大佬你们放过吧。
……屁话哦我怎么舍得放过!我为双玄续一秒!这是he!我不管我写的是he!

评论(43)

热度(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