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三娘正在复健

……我觉得我拆逆没救了你们忘羡取关我吧。

【原创】长安复行行——梦魇

这是个短篇,提前发在lof上做预警。
我来解释一下刀的原理。

这篇的前文应该会是(因为我还没写到一切皆有可能)席朝霁与薛南山一拍两散。薛南山对席朝霁说:“席朝霁,你好狠的心。”

她梦见,她真的和薛南山离开了长安,寻了一个幽静的小山头,建了一个只有她和他知晓的小院子,他写字的时候她就坐在一旁绣花,他出门学着砍柴打猎,她窝在厨房里学着做菜。时间静止,岁月静好。

她梦见,薛南山坐在满天飘雪的院子里,乌发渐渐被白雪浸湿,染白,像是一瞬之间过往了一个甲子。他最后对容颜依旧的她笑了一笑,恍如初见的那般风流。

她还是救不回他。他最后还是抛下了她。

之后的很多年,她一直在各处辗转,有时候时间久了,甚至都快忘了自己在找什么,自己到底还在执着什么。

直到那一天。

依旧是那株木芙蓉,艳红如阳。男子背对着她,穿着从未在她面前穿过的白色麻衣,她却依旧能确定就是他。

这是她的心上人。找了很久,很久的那个。

“……子扬!”

她找了他很久,以为自己以后的寻找再也不会有尽头,可是看到这个背影的时候,满心的希冀都回来了。以前你的离开都是假的对不对,你还在就太好了。

男子回眸,依旧是那双桃花眼,依旧是那张脸,却笑得困惑和疏离。她如同被五雷轰顶,心又一次坠入深渊。他缓缓启唇……

不,别说了。
我知道你不是他了,求求你别说了……

“姑娘,你怕是认错人了。”

最后一丝希望都没了。果然不是他。
你很像他,但你不是他。
我早该知道,我和他不能白头的。
你又为什么要来提醒我呢……

席朝霁从梦里醒来,晃了晃神,摸上自己的脸,才发现自己早就泪流满面。
她捂住了眼,泣不成声。

那是他的来世吧,果然不记得我了。

薛南山,狠心的到底是谁。

……………………………………………………
来解释一下,
席朝霁不死不灭,薛南山只是凡人。如果他们还在长安,薛南山由于暗息阁的身份将会不得好死,他们二位自己就心知肚明,所以若想让薛南山活到白头只能隐居。
我很喜欢这个刀。但我不能保证在正剧里会出现这个刀。所以我发在lof而不是晋江。

评论(4)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