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三娘正在复健

……我觉得我拆逆没救了你们忘羡取关我吧。

【魔道祖师】【三色】世间妖魔二三

肯定是短篇
天官赐福设定出没预警
有ooc,我的,人物秀秀的,对此我说一声对不起,但是好想借他们的手搞一次大事。
另一篇,请在此艾特小伙伴 @一串叮铃

私设魔道众人渡劫成功系列,但他们依旧受天道因果。

文笔不好请见谅。

自从魏无羡献舍归来后已是千年,蓝忘机为了照顾他的修行进度压制了很久自己的修为,就为了一朝能与他双人飞升。

自然飞升的不止这一对。

所以当魏无羡在上面看到又一次怀孕的师姐以及对着师姐不停嘘寒问暖的金子轩的时候他的大脑是当机的。至于时不时秀恩爱的藏色阿娘和魏长泽阿爹,魏无羡表示习惯就好。

所以当江澄上来的时候看到自家父亲拉住母亲省的她对着一个小仙上剑论道的时候,他的大脑是当机的。

所以当蓝曦臣上来的时候看到自家弟弟和父亲母亲相对无言默默喝茶,旁边还坐着带着微笑讲趣事儿逗自家父母展颜的金光瑶和默默发呆的大哥聂明玦的时候,他的大脑……他已经炸了。

本来他们小资生活挺好的,直到蓝忘机和魏无羡收养的儿子蓝归蓝昔未在下界历练的时候出事了。

似乎是插手了一件大事儿,手上血气太重,因果逃不开,被君吾客客气气送到了鬼界。

不客气不行,魏无羡已经提着随便打上三十三重天了。

“怎么,天君不好对我们说这件事的细节,这我也晓得的,但是我宝贝儿子肯定是没错的,于是,我来劝一句,这些日子咱干什么,您就当不知道如何?”魏无羡一手提着出鞘的随便,一手勾搭上君吾的肩,一副哥俩好的样子笑眯眯说。

君吾:……

“哦,含光君收拾东西来着刚刚,马上到。”

君吾:……

“还是你觉得,让薛洋来管这事儿更好?”

君吾……君吾冷汗都下来了。

看着扬长而去的魏无羡蓝忘机,君吾叹了口气,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小辈一个个不听话,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正逢铜炉山大开,由于多年前的铜炉山暴动搞了大事,天庭与鬼界都插了一把手,为了避免以后两界的交流太过尴尬,就商讨了下铜炉山暴动时进去的六界生灵必须在专门簿子上登记的鸡肋措施。如果生灵等级不够,会被遣返。

之前这事儿是谢怜干的,这届的铜炉山暴动,君吾把蓝一诺派下来了,避避风头。

“我知我不该出手。”蓝昔未低头记着面前一个小鬼的名字与履历,回着自家爹爹父亲的话,很淡定,“没忍住。父亲,我会回去抄家规的,忙完这一阵就好。”

“这次怎么回事?你也不是那么不稳重的人啊。”魏无羡坐在一旁问,“你之前与我和你父亲通话的时候明明说是隐身在幼儿园啊?”幼儿园在魏无羡眼里等同于无害。

“阿爹,你知道,金玘他下去渡劫了。”金玘是师姐小儿子,魏无羡还是晓得的。

“就在那个幼儿园。”

魏无羡和坐在一旁默不作声的蓝忘机对视了一眼,隐隐觉得大事不妙。

“……然后?”

“我到的时候,金玘的转世在哭。”蓝昔未的眼神有些寒冷,“他说他不想去幼儿园,会被扎针。但是他这一世的父母听说昨天是幼儿园体检,没注意,还是把他送去幼儿园了。我不放心,跟去了。”

孩子怕去幼儿园,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啊……要是自己,也不会在意这件细节啊……

可是接下来蓝昔未说的话让蓝忘机都不自觉神情严肃,而魏无羡脸上的笑收了回来,目光冰冷。他默默接上金子轩的私聊通灵阵,留了一条离线信息:想救你儿子,就给我下来。

这件事情太过糟心,就不让师姐知道了。

“你怎么处理的。”蓝忘机盯着蓝一诺。

“刑警把那个幼儿园控制了的时候,我造了一个电线短路的火灾现场。”

蓝忘机沉默了。

“……这事你身为仙人本就不可插手……”蓝忘机闭了闭眼,“这次罢了。”

蓝昔未起身给蓝忘机行了个礼。

“家规……就不用抄了,记得回家看看。你爹很想你。”

“好。”

目送忘羡二人走远,蓝昔未才回座。魏无羡回头望了一眼,轻声对蓝忘机说:“这骨子里的倔劲,倒是和你一模一样。”

蓝忘机和声说:“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和你相承。”

“可是不能就这么算了啊。”魏无羡摸摸下巴,“金玘知不知道这事儿?”

不等蓝忘机回答,魏无羡便感叹着:“我既想着他永远不知道,又希望他知道。”盼着他一世的平安顺遂,又盼着他能更早一步知道世上险恶。

他想起了刚刚儿子直视他说的那句话:“阿爹,我知道你来这儿还想查是不是有什么穷凶极恶的鬼游荡了出去才在人间肆意妄为。可我查过了,那个地方妖魔二三而已,险恶不过人心。”

魏无羡揉了揉眉心,总不好和蓝忘机说自己确实有这个想法,牵住他的手,说:“走了。”

蓝忘机点点头。

“还有很多因果债他们还没还清呢。”

“好。”

END.
#我竟然今天能打出一个end?!#

评论(19)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