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三娘正在复健

……我觉得我拆逆没救了你们忘羡取关我吧。

【魔道祖师】【澄情】澄情表2

人物秀秀的,ooc我的。
有私设吧……感觉我笔下的温情姐姐是很爱搞事了……
感觉萌这对的不多啊就把这章码出来的日期往后延了。
其实灵感真的只是来源自秀秀那个官博舅舅择偶标准。

对面的男子放下了茶杯,淡漠地说了一句:“我的标准你大概是知道了?”

温情:?

之后她就见到了那张由江澄手下递过来的明显早有准备就等着这么一场亮相的择偶标准。

素颜美女,温柔听话,勤俭持家,家世清白,修为不能太高性格不能太强话不能太多嗓门不能太大花钱不能太狠。对金凌好。

温情:金凌?那个金子轩的儿子?哦。
温情:………………
温情:呵,看把你给能的。想当年你在病榻上昏迷不醒连药都喝不下去时为了不放弃治疗还是我和我弟弟把你嘴撬开灌进去的。你以为自己好到哪里去嗯嗯嗯?!

这些话想想也就算了就这么说出来她岐山温情大概是重活一次不要脸了。现在不抱这条大腿逃离这副身体的家,更待何时?

“江宗主说笑了,这标准小女子自然是知道的。”温情敛下眸子,装出一副娴静的模样,“只是我还从未来云梦莲花坞坐上一坐,不知江宗主可否给小女子个脸面?”

云梦莲花坞她确实是没来过,但是这不是重点。脱离熟悉原主的原环境才是重点啊啊啊啊啊啊!想来江澄也不会对自己如何,而她也不是被人拿捏的那种弱女子,进了莲花坞自有保全办法,最好这回相亲成功,就可以有个明面上的身份立足,而后暗地里……去金麟台那儿……

等等,话说当初,自己和傻瓜弟弟被关进哪一间暗室来着?

……惨了,重活一次,脑子都不灵光了。

江澄听到这儿愣了一愣。之前的姑娘们一发现自己一不懂风情二不会体恤三脾气不好就借着各种理由遁了,这位倒是与众不同。而且……自从刚刚看到她的第一眼起,江澄就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若是二人默然不语喝茶的环境换一下……等等,换一下,换成哪一幕才不会违和?

不应该那么干净,不应该那么安谧,应该坐在一个荒凉的山头上粗糙的木桩子上,喝的茶也不该那么好……旁边应该还要加上几间破房子……还有一个嚷嚷着一刻停不下来的小娃娃……

等等!

这场景特么不就是当年的乱葬岗吗?!

江澄的眸色骤然加深。这神情……还真的……一模一样。

“……温情?”

“噗——”猝不及防被人叫了本名温情直接喷了一口茶,好死不死正中红心。

江澄闭上眼,情绪突然平静,几乎可以算是以和缓的动作取出帕子,慢慢擦干净脸上和衣服上的茶水。

很好。

温情回来了。

魏无羡还会远吗?

“江……江宗主怕是认错了人,小女子……陆燕然,不是什么温情……”温情心乱如麻,借着茶杯挡住自己胡乱漂移的目光。

是的,她确实没想过要骗江澄,也没想过要隐瞒,但是如果是在外面毫无隐私的茶楼之上被叫破身份,而且是还没有做好不被江澄追杀的万全准备的情况之下,她只想安静如鹌鹑继续装那个大家闺秀陆燕然。

所以……江澄你看在前世救了你的份上,给我留点儿面子啊喂!

江澄注视了她很久,说:“是吗?那么大概是江某人认错了,只是你和她的神情还有不经意间的举手投足,真的,很像。”

温情脸上笑眯眯……心里……你特么竟然还乱记一个女子日常的举手投足!?一记那么多年?!江澄你好厉害!比魏无羡还厉害哦!

温情心里骂娘的时候,江澄就已经吩咐下去关于如何把陆家小姐合情合理合法客居在莲花坞的各色相关事宜。

温情:好气哦,为什么我当年没有把江澄扎死?

——————————————————
土下座,澄情表更新了,大佬们自行取用。
我想写温情被择偶标准甩一脸的场景很久了!
我想写江澄被喷茶的场景很久了!

评论(61)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