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三娘正在复健

……我觉得我拆逆没救了你们忘羡取关我吧。

【魔道祖师】【混CP】给你们看看什么叫做邪教和正派。

人物是秀秀的,ooc自然是我的。
CP洁癖者慎入,要不然你们下不了车了!
风格不定,我怎么可能发刀!
其实这就是给你们普及一下众多CP的选择性。
看到义城的多变组合怂了一怂,不支持ky谢谢我可以选择把你架出门。

@忘羡
蓝湛:喝你喝过的酒,受你受过的伤,种你种过的思追,化你化过的妆。当年的香囊我还收着。魏婴,你终于还是回来了。
魏婴:……?老子的天子笑咋个少了一口?!蓝湛!放下避尘!这是江澄啊啊啊啊啊啊!别别别温宁啥也没干啊啊啊啊啊啊!

@曦澄
江澄:当年在云深不知处的时候不好意思,我也不晓得你们家抹额的含义,那个啥。。。emmmm,我道歉,我道歉还不行吗!蓝曦臣你给我住手!我下次再也不和你喝酒了!
蓝曦臣:晚吟!!!没事!!!当年我是故意的!!!我蓝涣!!!今生非你不可!!!
江澄:……魏无羡你给我过来!把蓝湛给我叫过来!他哥疯了!
魏无羡:哈哈哈哈嗝蓝湛我们去天天别管师妹哈哈哈哈哈哈……

@曦瑶
金光瑶看着被蓝曦臣活生生洗成布条的衣服,沉默了好久。
多年后,蓝曦臣拖着病体赶到观音庙参加封棺仪式,看着被一层一层符咒封印的不成样子的棺材,沉默了好久。他以为他会忘了当年的那个总是笑着对他抱怨这样好累的那个人,可是这才发现,完全忘不了啊。

@追凌
金凌:鬼在哪儿呢?我帮你杀!
蓝愿:不用啊,阿凌,只要我还在你面前,我都会先一步护住你的。
金凌:……谁要你护我啊!
景仪:莫名其妙被塞狗粮?我吃饱了,各位江湖再见。

@双道
晓星尘:哈哈哈哈子琛刚刚那个说书人讲的故事好好笑哈哈哈哈对不住你先让我笑会儿。
宋岚:好。
那么多年都等下来了,这么一会儿我怎么可能不随你。

@薛晓薛
薛洋:道长?
晓星尘:嗯?
薛洋:你领口没翻好,着什么急出门买菜啊。
晓星尘:噗,谢谢阿洋了。
薛洋:我帮你翻?
晓星尘:嗯。
阿箐:没眼看。我瞎。

@宋箐
宋岚:他们每天都是这样的吗?
阿箐:是的。姑奶奶我真特么想一杆杆夺死他们这对……
宋岚:你背后藏着什么?
阿箐:……四书五经!忠孝节义!蓝氏家规!江家风气!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宋岚:……春山恨?
阿箐:……

@宋薛
宋岚依旧有自己的意识,薛洋知道,但是宋岚不知道他为什么没有切断自己曾经活过的唯一一点剩下的念想。
等到世间再无薛洋,宋岚的意识渐渐的全都回来了,他才慢半拍的想明白。若是连他也不记得星尘了,那么他们两人之间唯一的联系都没了。薛洋这个十恶不赦的,就会连想星尘的时候都没人听他絮叨了。

@宋晓薛
薛洋:道长,疼,要糖。
晓星尘:阿洋乖,喝完这碗药你再吃糖,要不然会更苦。
宋岚:别废话直接灌。
薛洋:宋岚你个混蛋昨晚干了什么你心里没有一点B数吗?!
宋岚:你,没有,膨胀。
(请自行翻译,我不想解释,我真的不想开车我的铜炉山戏精学院学生卡已经被组织收回了。)

@双刀
聂明玦:怀桑你过来!这次怎么又挂科了!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
聂怀桑很久之后都会在睡梦里想起大哥恨铁不成钢的怒吼,当初的害怕都变成了之后的珍宝。但是起来时空空荡荡的庭院里,再也没有在夺命狂奔之后提着霸下追着怒吼打断自己腿的大哥了。
好想念他啊。
我的大哥,怎么可能那么快就离世呢……

@聂瑶
聂明玦从来不懂得怎么表达自己真正的心思。就像他很久之后才明白自己为什么对金光瑶做的错事那么斤斤计较。明明是想把他带回聂家的,但是他没有。明明不想说那么伤心的话的,但是他没忍住。
所以之后他发现三弟更亲近二弟,心情就有点说不出的复杂。
聂明玦:咋办?要不直接把三弟抗回聂家得了?和二弟商量商量?咋商量啊,嘴笨,在线等,挺急的。
幸运的是,好歹二人百年后,在一起了。

@澄情
江澄:从那天醒来的第一眼起,你的轮廓在阳光之下镀了一层金,说着不欠你我,我就心悦你了。
温情:……这句话,谁教你的?
江澄:魏无羡。
温情:呵呵。那你就继续心悦吧,我也挺稀罕我自己的。

@真箐
欧阳子真:阿箐,那个,你可能不记得我了,那个,emmmmm,我是那次义城的……
阿箐:哦,你就是那个义城旅游团里面那个唯一一个眼睛不瞎说我漂亮的那个小流氓吗?可我现在不想嫁呀,能不能别跟我了,老娘只想跟着道长们云游四海。
欧阳子真挠挠头。没事的啊,含光君等了魏前辈十三年,宋前辈等了晓前辈十年,连蓝宗主都追了江宗主那么久,话本子里时不时就是千千万万年的等待,我还年轻,我可以等你的啊。

@轩离
金子轩:对啊,你师姐就是配不上我!
金子轩:谁说的这话!谁敢说我家阿离坏话我跟谁急!等等魏无羡你先别走啊上次你教我的告白的手稿我弄丢了你再和我说一遍我我我怕出错了……喂喂喂?人呢?阿离那个魏无羡人呢?!聊天聊到一半人没了!
江厌离:貌似是有人叫他还阳,有事情想让阿羡帮忙。刚刚你们在聊什么?
金子轩:……没啥,男人之间的话题。

@仪桑仪
蓝景仪:思追有了媳妇忘了当年一起倒立罚抄家规的兄弟,泽芜君含光君齐刷刷断袖,蓝老前辈痛定思痛把蓝家男修女修分开修行的一系列家规进行整改,但还是免不了一些意料之外的情况发生。
聂怀桑:(给他夹了一只鸡翅)哦?
蓝景仪:师姐师妹们看我们的眼光越来越匪夷所思了!我真的是个直的!真的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啊!她们也太爱脑补了!各种话本子!都出来了!(愤愤不平咬一口鸡翅)别以为我不知道!偷听墙角的女修越来越多了!
聂怀桑:(微笑着给他添菜)对,没错,她们确实过分了点。这饭馆不错吧,我们清河的招牌。
蓝景仪:嗯!聂宗主就是好!
聂怀桑:下次清河清谈会,景仪小公子还来吗?
蓝景仪:来来来!

@启温
(你们以为我会放过蓝老前辈,你们太天真了。)
蓝启仁:温若寒,你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
温若寒笑得有些疯狂,说:你知道什么呢,我以前就是这样的。倒是你,还装什么仁慈,赶紧的啊,我就在你面前,只要一剑就可以让我身死道消,你等什么呢,哈哈哈哈。

评论(100)

热度(389)